两会代表委员建议:将针灸学提升为一级学科

2019-03-15

中国针灸学会和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在全国两会期间,邀请参加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的针灸学专家共谋针灸学科发展大计。大家一致认为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针灸发展迎来了大好机遇,其以“适应范围广、无毒副作用”等独特优势,在健康中国的建设和“一带一路”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同时也面临严峻的挑战,针灸学科地位与针灸快速发展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方剑乔代表(浙江中医药大学)提出,针灸学科既基于中医学理论、又相对于中医学有其独特理论基础如经络学说的一门学科,临床上它是有别于一般中医内治的外治疗法。在中医药国际交流与推广中,它有其独特的影响力和学科地位提升的迫切性,我国只有将针灸学科层次提升了,才有可能使中医药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永运属于中国。

马骏委员(湖北中医药大学)认为,针灸学是祖国传统医学的瑰宝,治疗疾病方面有其独特的优势在于针或灸刺激腧穴来调动自身的正气,平衡阴阳,属于广义的中医学范畴。在学科的发展过程中,中药学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中医用于治疗疾病的载体中要得到了很好的研究和发展。同样作为治疗疾病的针灸,其研究和发展亦应独立于广义的中医学,在学科体系中成长为和中药学一样的一级学科,将更有利于针灸学科外延和内涵的界定,让中国医学全方位的走向世界,跻身于世界主流医学的行列。

丁光宏代表(复旦大学)建议,针灸学发源于我国,是国际上传播最广的传统中医疗法,所依据的理论和临床操作都不同于以复方中药为主要治疗手段的中医学,因此将针灸学上升为一级学科,不仅是针灸学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针灸走向世界的必要条件。因此国家应该尽快按照学科内在规律分类,将针灸学独立于中医学,成为一级学科。

吴涣淦委员(上海中医药大学)提议,针灸学发展,提升为一级学科是关键问题,一级学科下设若干个二级学科,从深度和广度上细化针灸学教学和科学研究的内容,更深入细致地开展针灸学教育和科学研究,拓展学科领域,丰富和发展针灸学;针灸二级学科(专业)的增多,有助于扩大针灸招生,壮大针灸从业者的队伍,培养更多的针灸学人才,提高针灸学国内外的竞争实力,方能领跑世界,保持我国作为针灸发祥地、针灸教育与研究大国的主导和领跑地位,维护我国在针灸领域的国际话语权。

刘英才代表(山东省济南市人民医院)介绍,针灸的历史悠久,源渊流长。几千年来为人民的健康和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如今针灸在全世界传播之快,应用之广,影响力之大,国际地位之高,是因其独具特色的学科优势所决定。随着时代的发展,针灸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中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为了让针灸更好的细化分级,进一步挖掘历史,扩大国际影响,加强学科优化升级,是时代的需要。

曾芳委员(成都中医药大学)强调,针灸学是独具原创价值的医疗资源,科技资源和文化资源,是我国少数处于国际领跑地位的优势学科。提升针灸学科地位,细化并优化学科布局,拓展学科领城,深化学科内涵,对于凸显学科特色,保持学科领先发展,推动行业进步十分必要。

两会代表委员呼吁,针灸是中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中医药学的发展,学科的分化细化也是中医药学发展的重大需求与发展的具体体现,应将针灸学科尽快提升为一级学科,使针灸在健康中国发展中做出更大贡献。两会代表委员也再次提交了相关建议和提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